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黄山毛峰文化 > 正文

记忆里的帮采黄山毛峰茶

发布时间:2018-3-9 18:31:37

鲁迅先生说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没有平和的心态,清雅的格调,是品不出茶的真滋味来的。饮茶和喝饮料不同,它是一种持久性的回味。手捧香茗,醇香缕缕,萦绕周身,弥漫成满室满屋的温馨,啜一口清茶,香气弥留齿颊之间,茶水入肺腑,滋养心田。古诗写道:“临水卷书帷,隔竹支茶灶。幽绿一壶寒,添入诗人料。”煮茶时若能有一卷书读,一片竹林为伴,那真真是一种绝妙的境界了。

 

黄山毛峰茶采摘

黄山毛峰茶采摘-单芽标准等级外观


世人都知晓喝茶的好处,却未必能理解采茶人的辛苦。我的老家太平是闻名遐迩的绿茶之乡。黄山毛峰、太平猴魁都位列中国十大名茶之中。我对茶叶没有什么研究,但对于茶乡有着莫名的亲近之感。乡下农村茶园密布,茶树连绵,在丘陵地里生长的一轮轮茶圃,远远望去,就是伸展着小手臂的生命,它们的成长成熟离不开茶农的辛勤耕耘。特别是每年三四月份,采茶季一到,茶农们忙得不可开交,一村子远远近近的人都帮忙采茶。父母常年住在县城,自然没有种茶的条件,我的母亲曾经也应人邀请去大洋湖帮采黄山毛峰茶。一大早,吃过早饭,背上竹篓,戴上草帽,在高山云雾中行走。采茶时要弯下腰来,来回穿梭,挑青翠的叶子轻柔地摘下。如果没有采茶经验,一天下来肯定要腰酸背痛的,手指麻木,何况这一采就要花去一个月左右时间。何况山中天气湿寒,清明节前虽有一段晴好天气,但山中云多雾浓,正应了古诗所言:“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”。听人说,在山中湿气浸透衣服是常有的事,所以提醒母亲,记得专门找一件旧外套套在衣服上,这样可以起到抵御湿气的作用。母亲那次回来,没有说起采茶人的苦,只是嘱咐在外的我要好好工作,珍惜机遇。

茶园的主人一般会把好茶留下来出售,送一些便宜的茶叶给帮忙的人,但这些送的茶往往不够喝。所以我家每年清明谷雨后,赶上新茶上市,就从乡下的亲戚那里买些茶叶,当然不是很名贵的茶,极普通的那种。有时亲戚也会赠送一些上好的茶叶给我家奶奶,奶奶舍不得喝,父母也舍不得喝,而是将它们密封起来,装进铁罐里,邮寄给我。剩下的粗茶则用小洋桶装起来,放置于老屋的案几之上,作为日常之用。夏季是用茶的高峰期。父母常年劳作,天热也不肯休息。三伏天中午吃过午饭,他们都要用开水冲上一壶浓茶,装入塑料大杯中,带往工地。热浪扑面,挥汗如雨,他们打开杯盖,灌上几口浓茶,既解渴又解乏。

受父母的影响,我烟酒不沾,唯独喜欢喝茶。父亲知道我的嗜好,于是,一年之中他会抽空多次邮寄茶叶给我,邮寄的又是珍藏的好茶。其实对我来说真的有些奢侈了。收到包裹后,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铁罐,看看莹莹绿绿的叶子,轻轻裹卷,片片分明,仿佛看到乡间一垄一垄的茶树,那些朴实憨厚的茶农,还有四季劳累的父母。我把茶叶放入杯中,冲入刚刚烧开的水,静静守候。茶叶吸足了水分后,渐渐舒展开来,缓缓沉入杯底。啜饮一小口绿茶,有那么几分苦涩,有那么几分浓香。叶叶是乡愁,叶叶是真情,乡愁的滋味,行走的滋味,思念的滋味,混同在一起,都在这一杯茶中了。
上一篇:九华佛茶